乔木辛安

全职厨,一帆大好✧٩(ˊωˋ*)و✧

关于今天凌晨的事儿

粮少的时候啥都吃,对雷已经漠视到别死就好了。
看我的关注就会发现戳的很泛滥,不会特意去追哪个太太,做的最多的是从头翻到尾挨个儿看一遍(; ̄д ̄)
因为表达问题让你们误会nc粉来辩护撕逼实在是不好意思orz非常抱歉

闲聊

昨天去看了被喷到不行的大鱼海棠,分分钟泪奔。
虽然剧情是有问题不能说做的有多好多完美有多大的意义,但是没想到能被黑到这种程度。
个人感觉剧情太赶衔接太仓促,给人震撼却不够深刻不够持久。
但是我不后悔去看了大鱼海棠。
看的出湫对椿的喜欢和在乎,最后椿说“就像哥哥一样”的时候觉得湫很难过,我这么喜欢你,你却把我当哥哥,这其实不是什么很好笑的事,但是坐在我边上的一对情侣却笑了,整个厅都听得见。
椿不是没良心也不是自私,对她来说湫的陪伴已经习以为常所以她没能发现湫对她的喜欢,当然也许她有所察觉却下意识地忽略,毕竟湫是“哥哥”。
可是鲲不一样,鲲是椿到人类世界见到的第一个人类,从未有过交际却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,最后沉入海底。这让椿很感动也很愧疚,一条鲜活的生命因为她就这么没了,鲲妹妹嚎啕大哭的样子让她难以承受,说到底椿就是个刚成年的孩子罢了,做错了事怎么办?想到的当然是尽力补偿。
椿想的只是让鲲复活,她清楚这是逆天却不清楚后果。对待鲲,她没有错,她做的很好。但是对家人对族人来说,她错了,错的离谱。她再一次让一个妹妹为哥哥流下了眼泪。
鲲的生命换了椿的生命,椿又决定用生命换回鲲的生命。
可最后牺牲的是湫。
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“你以为你接受的是谁的爱,是天神的爱,他将背叛所有的神灵来爱你,为你忍受一切痛苦,以此带给你快乐”,大概湫也曾有过像椿一样的行为,因为湫就是天神,而这位天神背叛了所有的神灵,像椿一样,无意中背叛了所有的族人。灾难来的时候族人曾说“天神发怒了”,也就是湫发怒了——椿为了鲲,为了一个人类放弃生命,却一直没喜欢上自己。湫的怒意引来了洪水,也就是后来的灾难。
联想灵婆和湫的对话,发现这一切可能都是故意为之。湫按灵婆的意思引发洪水“清洗”了这个世界,而灵婆也满足了湫,椿活下来了,并且和鲲一起去了人类世界。
片尾曲后其实还有故事,湫接管了灵婆的位置。
灵婆知道一切,因为这都是他的计划。
结局看上去美好,可片头椿说“我已经117岁了”,117岁,有多少人类能活到这个时候?那么鲲呢?到最后我也没能听见他的声音。

⁄(⁄⁄•⁄ω⁄•⁄⁄)⁄我就这个表情看着你们嘿嘿嘿

原来你们已经……组成三口之家了吗……[捂胸口倒地]

哈哈哈我是谁我在哪儿////▽////!!奏多小天使muamuamua!!!就算你只是SR我也爱你啊嗷嗷嗷

转战国服才发现是伪娘团(つД`)还有一只小可爱的截图不见惹懒的开游戏了,果然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吗ಠ_ಠ!

呜呜呜怎么可以这么可爱〒▽〒!!!不管!!!我就要吃晃x奏多!!!!!谁都不能阻止我!!!!!←已疯:)

QAQ幸福到晕厥啊啊啊?!?!常年非洲人开心地飞起来!!!

[叶乔]同居三十题

爪机里翻出来以前的文,暗戳戳混个更
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!!!
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!!!
ooc严重,小学生文笔!!!
重要的事说三遍,接受轻喷,想喷痛快的请私戳QWQQQQQQQ

能接受的话请继续↓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    “一帆……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    身边的人第五次将指甲掐进自己手臂里的时候,叶修终于忍不住转过头去看乔一帆,房间里黑漆漆的,叶修却觉得自己分明看见了他额头上挂着的汗珠。

        选恐怖片真不明智,叶修默默地在心里给自己的手臂点个蜡。

        伸手搂过自家爱人,“怕了?”乔一帆把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,从叶修怀里挣脱出去,“没事的前辈……我……我不怕!”似乎可以看见人倔强的表情,叶修忍不住勾起嘴角,伸手握住人被冷汗浸透的手心,“好,那继续看。”

        银幕闪烁着微微的亮光,嘎吱—嘎吱—的声音在静寂的空间里格外清晰,两人相握的手不由得扣紧。

        乔一帆闭上眼,放松身体深呼吸一口,不断地安慰自己没什么好怕的,反复几次终于下定决心睁眼——

        满身血迹的女尸吊在房梁上,破烂的布条死死地缠住脖子、身体,恰好露出腹部的血洞,被血浸染的蛆虫在腐烂的肉里翻搅,蠕动着钻进更深的地方,女尸面目全非,刀痕遍布在烧焦的脸上,歪斜的嘴角不断溢出鲜血……

        “啊!”乔一帆忍不住一声尖叫,手上用力一握,捏的叶修连连抽气又不能直接把人的手甩出去。很快乔一帆就发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松开手指心虚地低下脑袋,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“没关系,”叶修看着羞愧地都快把脑袋埋进胸口的乔一帆忍不住轻笑,伸手把人抱到自个儿面前从背后圈住,低头在对方柔软的发间落下一吻,“这样还怕吗?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乔一帆瞬间涨红了脸,温热的吐息就在耳边,只觉得耳根酥酥麻麻的,侧过脑袋冲人笑笑,“不怕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叶修眼神一黯,“那就好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脸蛋羞得通红,干净的像泉水的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,微微向上抬的动作暴露了雪白的脖颈,锁骨半露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“前……前辈?”感受到在自己腰间游走的双掌,乔一帆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,却忘了自己是背靠叶修而坐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覆盖住眼前柔软的唇瓣,取过手边控制器按下关闭随手丢进角落。“一帆,”抹去人唇角的津液,叶修顺势将两指探入人口腔拨弄柔软湿润的小舌,浅浅地抽动,“来做点什么吧?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将身下的炽热埋入人体内的瞬间,喉间发出满足的喟叹……其实恐怖片也不错?